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指南

这娘们儿其实是相当不傻的,可惜抓了一手王炸的牌,最后打成了拱猪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浮山大坝(4)

面对这么个领导,于忠当然不敢掉以轻心;可是这会儿却由不得他了。

咱前面说过,于忠此时身兼四职,尚书令、侍中、领军将军、崇训宫卫尉;老话儿说的好,贪多嚼不烂;尤其是于忠当上尚书令,忙的那叫一个混天黑地。他本人是武将出身,本来就对那些琐碎的政务不熟,可是为了装犊子,又不肯放权,因此每天累的跟孙子似的。而且,他这么一来,样样想抓,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样样儿抓不好。

这娘们儿其实是相当不傻的,可惜抓了一手王炸的牌,最后打成了拱猪

一看于忠顾此失彼,灵太后出手了;她首先利用身边儿的太监逐步渗透进崇训宫的禁军中,并且把宫禁大权收到自己手中;然后启动元澄这枚棋子,在门下省不停的给于忠制造麻烦。这下搞的于忠是焦头烂额,四处救火。

几个来回下来,于忠被遛的是精疲力竭;看时机成熟,灵太后单独召见了于忠,老于啊,最近怎么样,看你气色不太好啊,一定要注意休息啊;什么?你说事儿太多!嗨,你也是老同志了,要给年轻人一点儿机会,咱们要搞好传帮带嘛;你看现在弹劾你的折子这么多,要不你先休息休息避避风头?

到这会儿,于忠还能说啥;只好同意休假式治疗;灵太后则顺势免了于忠侍中、领军将军、崇训宫卫尉之职,只给他保留了尚书令和开府仪同三司这俩一实一虚的职务。

消息传到北魏朝廷,之前被于忠压制的宗室大臣们可算逮着机会了,弹章一封接一封飞到灵太后的案头。

看搬倒于忠已经是众望所归,灵太后亲自召见门下省的官员,上来就定了调子,大家说说吧,于忠担任尚书令期间,口碑如何啊?

这会儿傻子也知道该咋回答,这帮官员争先恐后,于忠不称职,这家伙~!@#¥%……,巴拉巴拉巴拉……

好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朕(灵太后称制后自称朕)就勉为其难吧!太后下诏,免去于忠尚书令一职,然后一脚踢出朝廷,让他到外地上班去了。尚书令一职则又还给了替灵太后鞍前马后出头的元澄。

接下来,人性丑陋的一面表现出来了;北魏宗室诸王疯狂的上书,要求灵太后一定要干掉于忠。

可是,这帮人太小看灵太后了;这娘们儿相当不傻。

她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具体说这种时候,灵太后要的是权力的平稳过渡,而不是具体要清算谁;朝局稳定,她是最大的受益者;如果真的按宗室诸王的要求往死了整于忠,不仅会引起政局的混乱,即便是成功了,灵太后最好的结果是成为宗室势力的傀儡;这种赔本儿的买卖,秀外慧中的灵太后当然不会干。

当然,对宗室而言,灵太后还得有所交代,后者花了大价钱赏给跳的最高的元雍,算是堵上他的嘴。

这娘们儿其实是相当不傻的,可惜抓了一手王炸的牌,最后打成了拱猪

至此,于忠一案,算是尘埃落定。

算算各方收益,灵太后独占鳌头。

北魏朝廷内部,就这么着了。接下来,灵太后把目光投向遥远的寿阳,毕竟,萧衍才不会管你内部谁当家,该修的浮山堰,他可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咱们上次说到浮山堰,还是几个月前,当时浮山堰垮了一次,康绚想了个成本很高的办法,勉强把口子给堵住了。

看着节节攀升的淮河水位,萧衍自然喜上眉梢;而灵太后当然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不过,还没等她做出部署,前线的北魏军已经开始对浮山堰展开了行动——

说起来这还是于忠当政时候的事儿,对于萧衍修建浮山堰、企图让淮水倒灌寿阳的计划,于忠还是很重视的,他启用了上次因钟离大败而被元恪一脚踹到营州看城门的鲜卑名将杨大眼,命其督率朝廷征集的部队驻扎在荆山(钟离西八十里处),伺机破坏浮山堰。

可是钟离惨败给杨大眼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心理阴影;手握重兵却不敢向前一步,后来被催的不行了,杨大眼这才勉强带兵前去掘堰。

浮山堰在当时的地位,好比现在的三峡大坝,那是属于顶级的国家工程;康绚岂敢掉以轻心;杨大眼一来,康绚跟疯了一样冲了出来,抓住杨大眼好一顿暴打;杨大眼无奈只好狼狈后退。

这娘们儿其实是相当不傻的,可惜抓了一手王炸的牌,最后打成了拱猪

打跑杨大眼,康绚回去继续当他的包工头;而消息传回北魏朝廷,引起了一片哗然。这还不算坏消息,就在北魏上下对杨大眼的惨败叽叽喳喳的时候,又有战报从前线传来,梁军攻占硖石城(今安徽寿县西北)。

别看萧衍下的笨功夫,在淮河上玩儿命;但说到底,萧衍要的是寿阳;否则那年头儿又不流行水力发电,搞这么大动作做肾?!

因此就在康绚督造浮山堰的同时,萧衍开始部署收复寿阳的作战行动;第一步,就是派游击将军赵祖悦率军攻占了硖石城,从侧后威胁寿阳城。

赵祖悦拿下硖石之后,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就地坚守,等待战机;可即便如此,也把寿阳周围的北魏军坑够呛;因为硖石的位置比较要命,正处在寿阳通向北魏本土的交通线上;赵祖悦往这儿一卡,寿阳几乎就成了一块飞地。

为了打通后方跟寿阳的联系,北魏调出代理镇南将军崔亮、扬州刺史李崇分进合击,展开反攻;哪曾想赵祖悦还是块硬骨头,梁军尽管损失惨重,但死战不退。本来当时崔亮和李崇是约好的,二人同时进攻;没想到崔亮很守时,李崇却放了鸽子,崔亮这边儿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李崇鬼影子都没见一个。

不用说崔亮肯定巨愤怒,一封检举信发到了朝廷。

灵太后一看前线打成这幅鬼样子,这肯定不行;她叫来吏部尚书李平,给了先斩后奏之权,命其统一指挥前线各路部队,有敢玩忽职守、消极避战的,不用禀告朝廷,就地正法。

这娘们儿其实是相当不傻的,可惜抓了一手王炸的牌,最后打成了拱猪

这玩儿意儿确实好使,李平一到前线,把崔亮和李崇叫来,该说的话说完;脸色一变,两位,下面就看你们的了。

这不是开玩笑了,崔亮和李崇不敢再耍小聪明;二人率领各自人马,一齐向硖石发起了猛攻;赵祖悦立时便陷入了苦战。

看北魏军发力,萧衍也不甘示弱;立即下诏,调昌义之、王神念二将所部,由淮河西进,增援硖石战场。

萧衍能增兵,灵太后自然也能派将;昌义之等人为了避开沿途北魏军可能的骚扰,选了一条最为快捷的线路,就是坐船沿淮河逆流而上;但这条线路表面上看优势极大,实际上却蕴藏着非常高的风险。

这娘们儿其实是相当不傻的,可惜抓了一手王炸的牌,最后打成了拱猪

昌义之和王神念走水路救硖石,从理论上说当然没错;但是这里得有个前提,那就是对方不派人来捣乱。

可惜萧衍跟灵太后显然没这种交情。

听说南梁又派援军,灵太后也没闲着,立即下诏,令此时正驻扎的下蔡(安徽省凤台县)的安南将军崔延伯南下迎击梁军。

崔延伯曾是南朝的一员猛将,在元宏时期降了北魏,被封为后将军、幽州刺史;老崔出马,一个顶俩;崔延伯一到战场便使出了绝招——

他把部队分成两部分,部署在淮河两岸,然后把全军的车辆全部集中起来,卸掉轮子,把车辐削尖;用竹条搓成绳索把每两辆车穿成一对儿,推进河里;再在淮河两岸各建一个巨大的人工辘轳,辘轳伸向河中的一头挂上这些穿成串儿的战车;梁军战舰前来,北北魏军摇动辘轳,可以拉起一道浮桥;梁军撤走,又可以放松绳索将战车沉入水中,避免被人为破坏。

这一招儿可缺了大德了;昌义之和王神念果然被挡住了(梁城,寿阳东南);昌义之想放火烧桥,可是北北魏军一撒手,浮桥便沉入水底;梁军顿时失去了目标。等舰队想冲过去,北北魏军‘一、二、三’走你,浮桥又升出水面。

几个来回,昌义之傻眼了;他是去救人的,最最关键的就是时间。可是北魏军也不跟你打,就跟这儿耗着;昌义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远处鲜卑人呼啸着猛攻硖石,而他自己却被钉在了河上,根本突不过去。

时间一久,硖石城中的赵祖悦扛不住了,在北魏军猛烈的攻势下,赵祖悦打出了白旗,向敌人投降;不过出了城,他却被李平一刀给砍了。

拔掉了硖石这根钉子,鲜卑人并没有收手的打算;灵太后下诏,命令全军立即乘胜进攻,敲掉浮山堰;前敌总指挥李平也着手部署协调各路北魏军,准备水陆并进。

不过这会儿北魏军内部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之前奉命猛攻硖石的崔亮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不想再打了,而且这哥们儿干的很干脆,给朝廷写了封信,说自己得了重病,再不治就要死了,然后也没跟李平打招呼就跑回了洛阳;气的李平连夜上表朝廷,强烈要求灵太后诛杀崔亮,以正军法。

灵太后最后没下刀,只是说,(朕)自从临朝称制以来,不愿杀人,暂时留他一条命,将功补过,以观后效。

而被崔亮这么一搅和,北魏军试图对浮山堰发起总攻也就夭折了。北魏朝廷以硖石之功,晋升李平为尚书右仆射、封崇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而临阵脱逃的崔亮也没白干,进号为镇北将军。

李平不忿,在授衔仪式上破口大骂崔亮;后者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反唇相讥;双方吵成一团,差点儿火拼。最后还是灵太后出来和了稀泥,转命崔亮为殿中尚书,不久改封为吏部尚书;算是了了双方这一段公案。

而南梁方面,趁着北北魏军撤退的这个当口儿,康绚也没闲着,督率部队和民工加班加点的赶工;终于在公元516年4月,将这座巨大的拦水坝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