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娱乐

在游戏治疗中会发生什么?

那些还记得《周六夜现场》前几季的人可能会Laraine Newman扮演的儿童治疗师时的一段滑稽短剧:这意味着她不仅要和儿童咨询,并且她自己就是个孩子。她梳着辫子、穿着褶边连衣裙和玛丽珍鞋坐在桌子上,她把自己与病人认同的能力视为自己最重要的资历。尽管这是一种荒谬的形象,但是关于这个笑话还是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就像这个角色对在她面前惊讶的父母说的那样:“有谁能比另一个孩子更有资格去了解一个孩子的内心呢?

奇怪的是,成年人都很难理解孩子。很多成人都将孩子(更不用说自己的孩子)视为外星物种。即使是老生常谈的“内在小孩”也暗示着我们要经历一段痛苦的内心历程,才能找回童年时埋藏已久的自我。为什么它会如此遥不可及?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童年的每一个阶段都潜藏在我们内心深处

这也是很矛盾的。如果我们的童年是痛苦的、冲突的或被压抑的,那么被时时刻刻的提醒包围(比如我们的孩子)可能会很艰难。孩子是我们早期自我的化身,根据我们解读过去的方式,我们在与孩子相处时可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困难。

此外,大部分孩子也会有他们的困难时刻。变得自信、固执、对抗以及消极等都是孩子变成独立个体所采用的方法无缝合作是例外,而不是规则。孩子们也经常活动,因为他们的思想随着身体的发展而发展。

正是这些非常基本的、令人惊讶的、正常的脱节,促使父母为孩子寻求心理治疗。有许多种治疗儿童的方法,我的“版本”也不是什么高科技东西,通俗地说,它叫做“游戏治疗”。

在这类型的治疗中,所需要做的就是让孩子进入治疗师的办公室并在里面停留45分钟。无论在这些预约的隐私中发生了什么,都让人有机会触及孩子的心灵。这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与治疗师建立新的关系,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孩子的主要关系,但这同时也给了他一些新的机会。通过在咨询室共享的环境中的互动,可以进入到孩子的内心世界。同样的设置可以引出无数种不同的反应。在办公室里我有很多玩具,足够让孩子认为这里是一间玩具商店,虽然并非所有人都这样认为。那些匮乏或抑郁的孩子会以与他们内心世界一致得到方法做出反应:“这里真无聊,为什么这里没有我可以玩的东西?”

事实上我有棋类游戏、家庭成员的玩偶、骑士、公主、动物雕像、拼图、娃娃屋、汽车、卡牌、水彩颜料、马克笔、蜡笔、城堡、积木、一个装满了各种形状和种族的婴儿的抽屉、迷你笔记本电脑和玩具食物,这里有相当广泛的想象空间。

大多数来我这的孩子最终都会画出或上演他们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或担忧。游戏是表达那些难以用言语说出的感受极好的工具。通常孩子向治疗师展示他们的某些方面在家庭或者学校的环境中的其他人会误读。

比如,一个孩子的父母可能认为他/她是说不出的顽皮和有非常多不良行为,但孩子在游戏室的娃娃屋里上演了温柔的照顾行为,并且从来不会对治疗师大声说话或提过份要求;一个在学校里从来不说话的孩子在游戏室里可能喋喋不休,而被压抑和温顺的孩子可能会创造出虚张声势的场景,有时甚至会制造谋杀和混乱。最基本的原则是治疗的过程有点像一个梦,游戏是进入孩子心灵的照明门户。就犹如梦一般,孩子的游戏是无限复杂的。破译梦或类似的儿童幻想的多层结构式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这并不简单。这就是为什么定期的会面是很必要的,因为所有的孩子都需要时间去了解。

随着治疗的连续和规律进行,治疗师必须容忍各种形式的,通常是独特和原始的内容(只要它被玩出、被说出、被象征,而不是表演出来)。有趣的是,很多带着问题行为来找我的孩子,通常他们这些症状很快就消退了,因为他们把这些都“玩出来了”而不是在真是的现实场景中表现出来

除此以外,还有哪个地方孩子能够获得一位成年人全心全意的关注哪个地方能让孩子说和做任何事情呢?没有父母和老师的身份,治疗师就有了按照自己的条件真实地与孩子会面的独特特权。

 有些父母可能会由于不了解游戏治疗是如何起效的而不愿意让他们的孩子进入咨询当中。正如一位家长说的那样:“我们还没准备好见那些大人物(big guns)。”“这会让我的孩子蒙羞吗?”这也是我经常会听到的一个问题。也许他们孩子会受到质问和羞辱,假设孩子需要坐在椅子上面对我,像个大人一样说话,尽管他的脚就放在地板上。哦,孩子确实是可以使用椅子的:有时他们会站在上面,试图从上面跳下来,有时他们侧躺在上面,但很少他们会端坐。至于众所周知的沙发,孩子可以躺在上面,用枕头把自己埋住,将它做成堡垒或把它变成鳄鱼从那逃离的岛屿。

孩子通常喜欢来接受咨询,并不觉得这是一件让人感觉烦心或者可怕的事情。有些父母想知道如何称呼我,我会建议父母叫我“感觉医生(feelings doctor)”或“解忧医生(worries doctor)”。一位6岁的孩子治疗结束以后给了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亲爱的苏珊医生,你是我遇过的最好的解忧医生。”事实上,我是第一个。

然而,一勺子糖并不总是能冲淡药的苦味。尽管有快乐的因素,但也会有孩子情绪升温、犹豫不决的时候。在成人咨询中,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为阻抗,它通常会出现在有一些很重要但又很困难的冲突浮现的时候。一旦这些东西能被治疗师容忍并清晰表达,孩子就会获得释然。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Piggle-Wiggle夫人》,她是一位知道如何用各种办法帮助孩子解决问题的顽皮且古怪的女人。这本书到现在仍是经典。Piggle-Wiggle夫人的秘密是什么?她可以处理各种童年时伴随而来的愚蠢、固执、混乱和好斗。与我尊重的老师和督导们一样,Piggle-Wiggle夫人仍是一位很重要的榜样。就像她一样,儿童治疗师可以孩子们开始疯狂地吵闹,但又能控制住情绪。当你摸到门道的时候就没那么难了。



原文作者:Susan Scheftel Ph.D.

资料来源:Psychology Today



预约咨询

        儿童多动冲动、情绪调节、适应不良、社交困难、分离焦虑等;青少年行为为题与成长困惑、亲子关系对儿童发展的影响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