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娱乐

张海律 | 篮球、卡拉OK,古战场上的快乐“菲奸”



烈日之下的南海小岛上,七个女人在一门12英寸海岸炮前,齐刷刷撑开太阳花伞,摆出扭捏的姿态,快乐拍下合影。这是扼住菲律宾马尼拉湾的科雷希多(Corregidor)岛,一座麦克阿瑟于1942年3月12日被迫离岛当天留下名言——“我会回来的”(I Shall Return)——的著名战地。而眼前这门火炮则是日军登岛作战最后拿下的重型武器,科雷希多的陷落,也标志着日军全面侵占菲律宾乃至整个东南亚,而向侵略军举白旗投降的乔纳森·温莱特中将,成为二战中被俘美军将领中军衔最高者。



12英寸海岸炮前的女游客


向导在由列车车厢改成的敞篷车里,展现着日军围着这么火炮庆祝胜利的黑白旧照片,“他们终于可以大声高呼……”,话音未落,我后排男子挥起两只手高呼到“Banzai”(万岁)。我曾一度以为“女团”成员们也要围住火炮,Cosplay日军庆功一般,高呼万岁。


要知道,菲律宾也是二战中被日本侵略、占领、欺凌的弱小国度,和亚洲其他受害国一样,其军人和百姓也曾被屠杀,女性也被大批征召做慰安妇。可眼前的游客似乎毫无所谓,在一处处旧兵营、炮兵连和海岸炮前,男人模仿着官兵呼喊,女团们搔首弄姿忙合影,发至Instagram等社交媒体。这等场面,换在中国的抗战遗迹上,肯定要被当汉奸卖国贼骂死。可即便有着同车中国人、法国人和瑞士人的异样眼光,“菲奸”们也不当回事,向导全程也玩笑满口,唯一的严肃时刻,只是在展现美军反扑最后时刻、日军在马尼拉绝望屠城的残酷照片时,被刺刀挑起的婴孩、尸体填满的万人坑。



营地废墟前的女游客


距离马尼拉港口48公里的科雷希多岛,吸引来的最多游客,是二战时被赶走又打回来的美国人,其次可能是菲律宾本国人也可能是日本人,“但我们会单独给日本客人安排一部敞篷车,虽然马尼拉最终是被美军轰平了才算‘解放’的,但毕竟小岛还是以批评日本的声音为主”,向导说着。而在状如蝌蚪的岛屿上行驶的第一站,偏偏是日军公墓。这可不是如腾冲国殇墓园里随便立三块碑写上“倭冢”的狭小一角,而是一整片有着“镇魂碑”和长篇和平祈文的真正墓园。



欢迎来到科雷希多岛


菲律宾人就真的不仇恨日本侵略者吗?或许历史仇恨还真没那么深刻,毕竟这是一个由7000多个大小岛屿和众多语言互不相通民族组成的群岛之国,在日军侵略前,群岛还曾被西班牙和美国长期殖民和管理,经济上也被作为移民者的华裔牢牢控制。菲律宾不同地区岛民的国族认同,远不如部落和宗族认同感强烈。要说群岛人有什么共同的民族性,那或许就是从不停歇的欢乐,以及再是逆境也对生活充满强烈的热情。那些在雨后泥泞的穷街陋巷里跑着的吉普公交(Jeepney),就像是对国民性格的隐喻,它们五颜六色,花枝招展,挂满耶稣、圣母或篮球明星头像,车厢里再挤满从不介意私人空间的一家老小,外加各种变性彻底或不彻底的市民。偶尔违反交规了,往交警手里塞上100比索(约12块人民币),又喋喋不休地向拥塞的前方驶去;如果车里有外国人,再加上一句无奈又像是身份确认的句子,“瞧,这就是我们腐败的菲律宾”。


科雷希多岛,因为算是特殊兴趣的行程,从渡轮到小岛上并不容易撞见这个国度的另一番旅游景观——娇小的本地伴游女孩跟着一个高大的欧美男人。而在其他任何一处游客集中的热门岛屿或海滩,这样的情侣组合经常能占到一艘渡轮或客车的四分之一。我们的那部敞篷车里,只有着一对明显不是露水姻缘的跨国组合——洋气的菲律宾女孩和土气的加拿大同龄男孩。不记得向导为什么扯到菲律宾人的最大体育爱好篮球了,只记得他接着说,“我们的女孩爱嫁给高大的欧美人,也许算是一种爱国心吧,菲律宾人太矮小,多一些混血孩子,将来迟早提高国家队高度”。



带麦克风的蓝牙音箱


除了满村满镇可见的篮球架,游客还很容易发现菲律宾人的另外两个兴趣,赌博和卡拉OK。我曾在另一座小岛脏兮兮的码头上,走进简陋的露天赌场逛了逛,压数字投骰子的长桌前,妈妈带着儿子专心下注,竹楼里一尊耶稣雕像的注视下,半变性人对着电视屏幕高歌黄老板艾德·希兰那首著名的《Shape of you》。卡拉OK画面,让我想起曾经我们的“万利达一万首”中那些同一个模特在度假村里走来走去的歌曲,只不过伴随《Shape of you》歌声的,是穿着湖人24号球衣的科比·布莱恩特的比赛精华场面。


“永远不要奚落街头的陌生人唱歌,即便他们真的唱得很难听”,我看到《孤独星球》旅游指南里这一句话。敞篷车驶回科雷希多岛码头,在一尊半举着右手的麦克阿瑟将军雕像前,我看到一位“女团”成员竟掏出一个自带金色麦克风的蓝牙音箱。莫非她们要高歌一曲,献给这位解放者?向导说:“你们模仿的话,半挥手就可以了,如果完全举起来,就成了……”,“希特勒”,女团们欢乐的集体回答。



麦克阿瑟雕像


所幸,她们只是麦克风音箱换到另一个包里,并没有就地歌唱。“麦克阿瑟实现了他要回来的承诺,日本人的屠杀和美国人的轰炸,却造成了15万马尼拉市民的死亡。不过,他还是回来了,就像那句老话说的,Better late than……”,车里的菲律宾人当然都知道“迟到总比不到好”的谚语,于是又一次高度配合着附和出那个单词,“never”。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