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新闻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上周,我和其他媒体同行一起,去杭州阿里巴巴参加了一个活动。

回想一天的经历,我想到句很流行的话:你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你怎样,中国就怎样。

那时,我坐在阿里董事长办公区的房间,对面坐着两位大人物,马云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更长久的时间里,我坐在9号馆的媒体区,听他们和阿里的年轻人对谈。我看到的阿里年轻人,充满朝气和活力,他们关心这个世界,关心健康,快乐,创新,科技和未来。

离开聚光灯,这些话题依旧存在,它们不再存在于人们口中,而是变成了活生生的生活。那么我们生活的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1

离马云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坐在他的旁边。

座下皮质沙发,乳白色,镶着木边。这个房间最紧要的就是这两个沙发了。它们的材质和摆放位置,都显示着落座者的绝对明星地位。房间是非常传统的中国式装修,木质门上装着透明玻璃,门外是园林。不远处的房子,有青砖铺成的屋顶。

这是阿里巴巴的董事长办公区。更具体一点,这是董事长办公区的其中一个房间。

我们是来参加阿里巴巴和国际奥委会联合logo揭幕的,之后有马云、巴赫跟阿里年轻人的对谈,和半个小时的媒体群访。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石雕揭幕和跟阿里年轻人的对谈都在9号馆进行。我其实搞不清楚9号馆在阿里的哪个方位,只是跟着领队,上电梯,下电梯,刷卡安检,又走过长长一段路,到达9号馆门口。进9号馆的安检更严一些。两个保安,一个拿着地铁安检员手里那种扫描器,绕着你和你的包画圈圈,一个示意你打开包,给他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揭幕仪式在室外。天气很热。

很快,主持人来了,几个穿衬衫的人来了,端着相机的记者来了。所有人开始往门口张望。一条手臂先伸出来,然后我就见到马云了。他旁边一个胖胖的歪果仁,就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2

最关键的对谈环节,马云和巴赫被请到台上来。主持人是阿里巴巴的CMO董本洪。

我记得,一位蓝色上衣的女生站起来,说“我曾经是一名专业的体操运动员。”听到“体操”,我的兴致就来了。此前,我们对于体操的印象,是程菲惊世跳和她后来发胖之后被公众夹杂着惋惜的吐槽,是体操训练馆内,三岁孩子下腰、拉伸,身上肋骨根根分明。

继续听她说,“当时的训练非常难。我的膝盖受伤了,不得不终止。当时我还被选到了国家队。因为这个原因,我只能对奥运会说再见。”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我联想到跳水冠军何姿。一个月前,她用手机备忘录,写下1300字的退役感言,发在微博上。何姿说,里约奥运会后,她休息了11个月,即便如此,前段时间回老家陪家人到公园走了三个小时,脚底的伤还是复发了。出发前,她还“特意穿了双特别舒服特别软的球鞋”。她说,“五天没下楼没出门都还是不能光着脚下地。”这得多难受啊。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3

这位女生的问题也与健康有关。她想知道,阿里巴巴和国际奥委会合,会如何理解健康。

2015年,马云提出“双H战略”,就是健康和快乐。这次对谈,双H依旧是高频词。马云说,他认为这是未来中国在30年内最需要的品质。马云说,科技会帮助我们。在科技帮助下,人的寿命会越来越长。然后问“如果不健康怎么长寿,如果不开心为什么要长寿?”

确实,健康被提高了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它成了一种时尚和生活方式。但目前的问题是,我们健康了么?我们还是要操心明天的天空是什么颜色。要操心常去的火锅店后厨,是不是干净卫生。

更普遍一点,办公室一组在电脑前扭着脖子咔嚓嚓响的时候,随着年龄渐长,肚上赘肉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健康了么?

4

阿里是跟科技有关的公司。董本洪曾经说过,“在阿里,纸是完全没有用的东西。去年‘淘宝造物节’,我们就不准卖纸质票,有纸质票要被自己人笑话的。”

又一个女生起来提问了。她问马云和巴赫先生,如何看待科技与创新的趋势,以及她们在体育赛事尤其是奥林匹克上的应用。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很宏大对不对。马老板举了个很简单的例子。他说,现在手机已经成为人的一部分了,以前我们到体育馆才能看比赛,现在随时随地都会看。以前在体育馆看到激动时大喊大叫,现在在家,顶多摔个杯子。我理解为,他说的是,现在看比赛更便捷,也可以更加不用遏制自己的乐趣。

又回到双H里的“快乐”主题了。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之前怼阿法狗的时候,马老板用的也是“快乐”这个武器。

5

5月份,柯洁正在乌镇和阿法狗大战,马云恰在贵州参加一个“机器智能高峰论坛”。在谈到人狗大战时,他说,中国企业搞AlphaGo这些东西没多大意义。“下围棋本来多有乐趣,结果机器从来不下臭棋,快乐都没了,有啥意思?”还是在强调快乐。

4月份,他还说“大家把AlphaGo下围棋说得天花乱坠很恐怖的样子,我个人觉得So TM What!”马云认为不必担心机器战胜人类,技术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机器会比人类更强大,但不会比人类更明智。”

有了科技,我们会快乐么?

和阿法狗实战过三局的柯洁,应该最有发言权。他说,“阿法狗是围棋上帝,我输得完全没有脾气”。但与“上帝”过招儿,这种经验太难得。其中一场,柯洁捂着胸口的瞬间被记者拍了下来。柯洁说,那是自己太激动了,心跳太快。科技本身是冷冰冰的,但人在面对科技时拥有的情绪是真的。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柯洁在乌镇比赛的时候,观摩厅里来了一群小学生。有记者上前做了个调查,说这其中大部分男生都喜欢玩《王者荣耀》。那么,这群小学生他们面对《王者荣耀》时的快乐,以及,不得不放下《王者荣耀》,来观看这场人机大战时的不快乐,也是真的。哪怕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这么重要的人机大战。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6

这时,一位天猫市场部的员工站起来。他的问题是,去年,冲浪、滑板、攀岩、棒垒球、空手道,成为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那么奥运会还想加入其他年轻人很喜欢玩的新项目么?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其实,马云和巴赫将谈话对象,设定为跟阿里的年轻人,意图已经非常明显。未来的奥运会,他们要吸引的,就是年轻一代。

说到滑板,想起我一位朋友。周末只要有空,他就去小区附近的学校空地上玩滑板。玩滑板都要摔的。有次,他在朋友圈晒了自己破裂的膝盖图,牛仔裤都被划破了。不到三分钟,他接到妈妈的电话,电话那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问: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以后还是摔,但再也不敢发朋友圈了。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年轻人。

但巴赫说,选什么项目进奥运会,不能只看到它此刻是不是最受欢迎。“不要等到下一届,或者过两年再看的时候,不知道大家在玩些什么。”

7

有一个小插曲,在这个问题之前,主持人曾向马云和巴赫发问,如果互换身份,两位会做些什么。马云笑了,他说自己很喜欢太极,他会让太极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因为太极每天只需要运动一点点,是一项有哲学内涵的运动。

几个月前,太极产生过巨大争议。关于它是不是花架子,有没有实战能力。和它一起产生争议的搏击后来也上了几次头条。一次是邹市明在自己的舞台上,失去卫冕金腰带。拿走腰带的对手木村翔,另一个身份是日本居酒屋的送酒工。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然后是,拳王梅威瑟和嘴炮那场叫嚣了半年的世纪之战。梅威瑟10个回合赢了嘴炮,创造了自己职业生涯20年,50胜不败的历史记录。但这其实是一场躺赢的比赛,只要双方完成比赛,就有3.5亿美金可以分账。

梅威瑟的钱已经够多了,他是那种所有鞋子只穿一遍,穿完就留在酒店送工作人员的富豪。他称不上伟大,也从不避讳炫富。但这次赢了比赛后,他开始做慈善了。前两天,他说,他要向休斯顿灾区捐出2亿美元。在飓风“哈维”影响下,美国休斯顿成了重灾区。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8

这就是明星运动员的社会担当问题了。

巴赫讲了一个故事。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运动,从事过击剑、足球和网球。1976和1980年,他曾两次在奥运会上拿到花剑团体金牌。但法律出身的他,1980年就开始关心运动员如何为自己发声的问题了。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是一场笼罩在阴霾中的奥运会,由于会前前苏联和阿富汗的战争,使得这次奥运会遭到全球60多个国家的抵制。也是那时,身为运动员的巴赫意识到,运动员想要在政治事件中发声是很难的,甚至在自己的运动领域发声都很困难。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现在,他成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发声,成了他的职业。但依旧有运动员,在为发声奔走。几个月前,匈牙利游泳名将霍斯祖,联合其他30多位运动员,成立了个“全球职业游泳运动员协会”,他们说,这个协会代表了职业游泳运动员的利益。

原因是5月份,国际泳联规定,一个运动员在一次比赛的一个分站,最多只能报名4项。

但霍斯祖很拼,几乎每次比赛每个分站,她都要报名10多项。她成绩又很好,就拿到很多冠军,和很多奖金。因此,她也有个名字叫“抢钱姐”。

霍斯祖是值得人羡慕的。至少,在我们这里,运动员的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说了算。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9

许知远说,如果一代人对上一代没有好奇心,那么这一代就没有特别大的可能性。

但在阿里这些年轻人身上,我看到的是,如果一个社会,它的年轻人对这个时代有要求,那么这就是一个有进步动量的社会。

有进步动量,就有可能性。

【END】

在阿里巴巴董事长办公区,我走神了

欢迎关注有马体育微信公众号 ID:youmati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