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视频

繁星 | 剃了一辈子头,一颗药也没有吃过

村里想要剃头的都往张必兰家拥过来了,有的还搬来了长凳子。一把夹剪“嚓嚓嚓”一路剃来,一把灵巧的描剪轻快地飞舞着,飘落下的碎头发,云一样落在白围子上、脚上,落在铺满阳光的乡村院落的地面上。

剃头翁王仲信七十好几了,高且瘦,鼻梁坚挺,眼窝深陷着岁月沧桑。这样剃头的老式夹剪,每一下都需用力。老王的手微微颤着,却不慌不忙有条不紊。他双目凝视发际,心无旁骛气定神闲,如无风的水面。转而老王身体呈上拔之势在头顶推开来,头微低前倾;推剪耳边侧发时,见他含胸挺腹,腿脚呈马步牢牢站定。“唰唰”之间,刚刚毛发浓密的脑门透出青色的头皮,动作利索如游龙戏水。那个头光剃出来,亮得像灯泡。

偌大的场院里,聚起的乡邻天南海北的一阵子乱侃,热热闹闹。来剃头的爷们也都不年轻,都是白头发或者灰头发了。柔软的风吹来,润进他们脸上的皱纹里。

奶白色的肥皂磨出了一个深深的窝,圆毛刷子蘸点水在深窝里轻旋几圈,就涨满了白沫。在仰头睡着觉的胡须上轻柔浸润着。老王左手稳在肖大爷的颧骨上,中指与拇指轻轻一推,溜平了嵌满皱纹的腮帮,只剩锃亮的刮刀在他手中闪着光。刮刀时而在磨刀披子上正反打磨着,轻盈得觉不出刀的寒意。

老王当了一辈子剃头匠,自十八岁和父亲学艺至今,一直负责为镇上千把号人剃头。不善言语的他凭借一把剃头刀,孜孜不倦地服务了五代乡邻。早年间的剃头匠要有十八般武艺,梳、剃、刮、捏、拿、捶、按、掏、剪等,老王样样精通。

十多分钟过去,一个清爽的肖大爷精神抖擞地起身,对着老翁满意一笑。甩一下落满了须发的白围子,又坐上来一个。剃头的式样依然简单,老人们清一色的光头,青壮年是一样的“小平头”。毛小孩理发是最麻烦的,单哭闹不说,一阵乱动就可能刮伤。可老王理发时,马奶奶家的小孙子不吵不闹,边理边笑呵呵的。孩子剃完了,老王轻轻用巴掌在他后脑勺上拍一下,意思是好了,走吧。

老王快八十岁了,不肯歇着,他说,剃了一辈子头,一颗药也没有吃过,这行当,锻炼人。

作者:贾泽宇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