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视频

街电败诉为何要拉商户一起“背锅”

文:靠谱的阿星



从最近某自媒体洗稿受到声讨、再到高通不惧强大的苹果打响维权之战,再到日益“平常化”的专利诉讼案,这些均表明:对于知识产权的维护已经成为商业世界里的生存法则,知识产权愈发成为一个个人IP乃至组织机构的核心资产,“私产是神圣不可侵犯”。


如果没有知识产权法院对于法律的维护与执行、媒体和社会各界人士对侵权者的舆论监督,就很难保障每一个踏实做事的从业者合法权益。而每一次对侵权事件的纵容、和稀泥,都将有可能对那些长期以来踏实做基础研发创新者造成有形或无形的伤害。


来电起诉街电设备侵权的维权之路并没有随着年关临近而停滞。据人民网消息,2018年12月28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签署的判决书做出判决:“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街电”)停止制造、使用侵害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电”)ZL01520103318.2“吸纳式充电装置”、ZL201520847953.1“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专利的产品;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每案1500万元,两案合计3000万元。”



在此之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被告“街电”对原告“来电”)这两项专利侵权成立,维持一审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200万元。尽管街电设备侵权事实确凿,来电在司法层面也不断赢得官司,并不意味着街电会心悦诚服的遵守市场秩序“法理”。

1

使用街电侵权设备的商家亦将承担法律责任



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主流商业模式是B2B2C,其中第一个B是设备投放商,中间的B端是商户端,目前主要有餐饮店、酒店、KTV、机场、高铁站、医院等线下经营门店或人流量大的封闭场所。


共享充电宝行业受到投资者青睐的原因之一是商户其实还承担了共享充电宝设备的充电(费)以及日常运维;而设备投放商的BD的主要工作职责就是“签商户”,能争取到排他的独家合作更好,当然也会许诺给商户更高一些的“返点”,一般是每一单的20%至50%的费用不等。


对绝大多数商户来说,客人给手机充电是刚需,有共享充电宝显然比没有的店家更有线下服务优势。前提是商户引入的共享充电宝是合规安全的,不存在法律上的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街电一起在侵权案中败诉的还有北京市昌平区龙德广场、永旺梦乐城(广东)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等商户。尽管前期来电处于诉讼成本及精力所限,起诉的是具有典型意义的商城或连锁商场,很多没有被起诉的商家使用街电的侵权设备,并不意味着其参与运营共享单充电宝并获利的“经营行为”是合法的。


笔者此前在《专利成为共享充电宝大战杀手锏,遭重创的街电将向何处去?》一文中采访广西南宁某街电城市服务商获悉,当地的口碑的城市服务商在得知街电侵权设备败诉后已与之解约,很多侵权设备依然在市面上放任自流。但是,街电对外公布消息宣称“已完成升级”。笔者1月份从武汉到北京出差了解到在很多如家酒店、街边餐饮店甚至星级酒店内均有大量街电十二口设备处在经营状态。


(左侧为北京某如家酒店的设备店老板称有业务员上门签更新协议后未果;中间为1月初途径武汉高铁站某商户的设备,接到举报后已经撤除;右图为北京某五星级酒店大堂摆放的设备,前台服务员称并不知情)


经过走访和采访多位行业知情人士了解到,街电在北京败诉的12口设备以及在广州败诉的除12口和6口外的设备是其投放最多的设备类型,一些地区保守估计投放量至少80%以上;如按照街电号称其在共享充电宝的市场投放超过50万台计算,意味着至少40万台侵权设备彻底退出市场将会旷日持久。



2

街电对商家“安抚”,遭到司法更严的处罚



根据市场反馈来看,很多商户并不知道街电设备是侵权设备,这表明街电地推人员出于维护市场份额和利益的考虑,并没有把法院判决结果传达给商户。还有一些商户被告知,设备已经被升级过了,不存在侵权风险了,所以没有深究。


街电的公关声明认为技术升级改造过程简单,设备无须撤回可正常使用,并且还有所谓“司法鉴定”流程。


“根据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中败诉的街电,正尝试通过升级的方式对涉及专利侵权的产品进行‘改装’,以避免必须大量下架商品的现象出现。”根据街电提供的北京智慧司法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在对“吸纳式充电装置”的升级过程中是将“将硅胶件背胶到左右导轨上”。对于这种简易的技术升级的有效性,北京奕鑫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东阳认为,“街电改装后的产品是否仍涉及侵权,以及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司法鉴定效力如何,需由法院进行认定。”


可以明确的是,第三方鉴定并不合格,必须由法院工作人员鉴定是否合格。其实,稍懂行的人不难发现,街电侵权来电的两项专利是“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和“吸纳式充电装置”,只要设备是采用“夹紧装置”以及“吸纳式”就可以判定为是侵权。


笔者采访过小电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正是由于小电前期知晓来电掌握了这两项专利,小电的产品全部采用的是底座充电和向上开口式插拔设计工艺,从而规避侵权风险。来电起诉了市面上除了街电以外其他采用“吸纳”与“夹紧”式设计的共享充电宝商家还有云充吧、云租电、友电等等,唯独没有小电绝非偶然。



鉴于街电在败诉之后对待商家的行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比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判决明显更加严厉。处罚街电赔偿来电的金额从200万元到3000万元。这是根据街电从继续流通在市场上的侵权设备中获利情况核算出来的,也是对于街电的侵权“主观恶意”的严加处罚,判决令上这样的写道:


「街电公司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定其侵权后,不仅没有停止侵权行为,对外发函件表明不撤回产品,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后,亦发声明贬低司法尊严,另在本两案禁令裁定后继续实施侵权行为,具有侵权恶意。」



3

街电看似“正面刚”背后,实际上是扭曲的经营价值观



街电的实际控制公司是聚美优品以及陈欧本人,从笔者多位共享充电宝业务员那里了解到,原源更多是街电公关上CEO,扮演街电败诉之后正面怼来电的“猛将”的角色,关于街电侵权设备已经完成升级改造之类的大话也是其在朋友圈发出。


街电方面对于专利败诉“心不服口不服”的原因是:一是对来电的专利持轻视态度,并称之为“花瓶专利”;二是来电扮演“专利斗士”,把赔偿费用理解为“碰瓷勒索”。


正因为有着这种“心态”,让街电在败诉之后依然向合作商户发表声明及寄送告知函的形式,鼓动相关商户的配合其持续侵权。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书予以措辞严厉的批评:“这种不尊重在先裁决,不积极履行裁定,无视国家法律和他人权利的恶意侵权行为,应该付出沉重代价。”


这种对待知识产权的漠视态度,以及败诉后或拖延、或谩骂的情绪化操作,表明街电在价值观上出了问题。


首先,凡是有国家知识产权总局发布专利证书的发明专利在其有效期内,凡是侵权行为都理应受到制止,对待行业专利采取蔑视甚至诋毁态度,不仅不利于自身重视产品研发,还有巨大的法律风险。


其次,采用专利维权本身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通行的商业模式。全球的新药研发公司就是依靠FDA证书授予的十年权限专利,而微软、AMD等公司也是依靠专利赚钱,甚至手机业务日薄西山的诺基亚也是依靠3万多件手机专利以及部分5G专利“躺赚”。深圳有家公司源德盛塑胶电子(深圳)有限公司是自拍杆多个外观设计及实用新型专利获得者24次专利维权无一败诉。据了解来电科技本身拥有81项获批专利,通过其中两项专利维权本身说明其科研实力与巨头研发投入。


第三、将心比心,如果街电斥巨资研发或收购的专利被其他友商无偿使用,会不会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愤慨,想必街电也一定会通过法律进行维权。反观,街电既使用来电的技术达到商业用途,还要倒打一耙。本质上是把企业利益置于法律之上的价值观有问题,在败诉之后,应该深刻反省经营模式上急功冒进,并严格将侵权设备全部撤出市场,逞口舌之快应该用在法庭辩护上,而非在败诉之后。




结语:




来电VS街电的诉讼之争,还将深刻影响共享充电宝的行业格局与前途走向。不管街电如何抗拒,其十二口侵权设备也还是会被逐出市场,为了短期的市场份额以及设备运行的利润,放任商户继续使用和经营设备,最终会遭到全国各地知识产权法院愈来愈严的处罚赔偿。


专利战也是普法之战,来电与街电的专利上争夺也给行业其他玩家带来了启示,在产品设计上要坚持原创并且积极申报专利。共享充电宝还是一个非常年轻并具有生命力的行业,专利维权是推动行业规范化的推手,凡是真正愿意希望行业良性发展的从业者,一定在遵守法律前提下展开良性的市场竞争。


◆  ◆  ◆  ◆  ◆  



【本文作者: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哲学硕士,知名科技自媒体,靠谱汇创始人,互联网行业深度分析文章见各主流科技媒体专栏, 荣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CMO训练营导师。申请加入社群学习互联网行业、新媒体写作及传播,以及行业交流切磋请加阿星个人微信即QQ:1598145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