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历史

就《雍松与中国最早电影放映》一文回应石川教授

就《雍松与中国最早电影放映》一文回应石川教授

付永春

当代电影》2018年第12期刊登了拙文《雍松与中国最早电影放映》(页75)。 1219日,上海戏剧学院石川教授发文,指出拙文 “雍松(时任礼查饭店经理)与18975月在上海的第一次电影放映并没有多少直接关系”这句话是史料的严重误判。石川教授提出的理由有二:第一、“雍松当时是礼查饭店的经理,放映者是H.W.Cook,两者的关系相当于后来的影院经理与发行商,一场电影放映能说与影院经理无关吗?”第二、“况且雍松在来上海之前,在夏威夷开旅店时也曾放映过电影,对后面的商业运作应该是驾轻就熟。”因此,“没有他(雍松)的运作,推动,礼查饭店不可能在1897522日完成中国境内的首次电影放映”。


石川老师的评论批评的极是。我得出雍松与18975月第一次电影放映“并没有多少直接关系”的观点,语气的确过于绝对,有失妥当,特向《当代电影》的读者致歉。我当时所理解的“并没有多少直接关系”是认为雍松可能没有直接组织放映这一角度出发。雍松后来与查维特一起组织的电影放映,雍松直接以美商的名义参与宣传。而在上海的第一次电影放映,雍松既没有操作机器放映,在广告中也没有出现他的名字。哈利·威尔比-库克在广告中一直强调他的“独家经理人”(sole manager)的角色。如石川老师所说,我被这条史料所迷惑,忽略了电影放映是一项牵涉方方面面的活动。诚如石川老师说言,礼查饭店的场地是雍松直接管理的。也就是说,哈利·威尔比-库克在放映之前,必须与雍松接洽租赁场地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而言,雍松作为放映地点的经理,的确与上海第一次电影放映有直接关系。


第二,哈利·威尔比-库克的电影放映可能不是由一己之力能完成的。礼查饭店第一次放映时的诸多细节还有待于进一步明晰,比如说购票、伴奏和灯光管理等。根据1897521日《字林西报》的广告,礼查饭店电影放映的门票购买有两种方式,一种是W. Brewer & Co.公司购买,一种是入口售票。而礼查饭店的放映地晚上8点开门开始入场,9点开始放映。入场门票是谁负责订定印刷的?谁负责联系W. Brewer & Co.公司售票?谁负责在门口售票?另外,1897521日的广告宣称电影放映会有乐队伴奏。乐队的钢琴师是阿尔伯特·林顿(Albert Linton)[1] 而林顿并不是同哈利·威尔比-库克一起来到上海的。根据《北华捷报》的记载,早在1888年,林顿就在上海的兰心剧院进行钢琴演奏等。[2] 威尔比-库克又是如何认识林顿的呢?灯光管理也是一个重要环节。目前为止,我们尽管还不知道礼查饭店放映的具体情况,但一个月后,威尔比-库克在张园安垲地的放映有详细的历史细节。1897611日和13日在《新闻报》登载的《味莼园观影戏记》一文指出, 作者“解囊购票 各给一纸 搴帷而入 …报时钟刚九击…自来火收缩如豆…楼之南向 施白布屏障 方广丈余  楼北设一机一镜 如照相架然 少顷 演影戏西人登场作法”。这也就是说, 作者购票进入安垲地之后,自来火(也就是煤气灯)被调暗。礼查饭店安装煤气灯的时间应早于张园。根据张园安垲地的放映,我推测,礼查饭店放映时也会有调暗自来火这一环节。谁负责在礼查饭店放映时调暗灯光?这一系列与第一次电影放映有关的准备工作有没有可能是哈利·威尔比-库克亲历亲为,以一己之力独自完成的呢?


威尔比-库克以一己之力完成第一次电影放映的准备工作可能性极小。遍查《字林西报》的宾馆入住名单,我在511日礼查饭店的名单中第一次出现哈利·威尔比-库克的名字。从11日到达上海,至22日开始放映影片,在这11天之内,威尔比-库克需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安顿自己、联系林顿进行钢琴伴奏、印刷门票和联系售票单位。假设威尔比-库克有足够精力独自完成以上准备活动,他也需要一些熟悉本地环境的人的指引和支持。而作为下榻宾馆的经理,雍松应是很恰当也是很可能的人选。再退一步讲,即便是威尔比-库克能不假借别人完成准备工作。在522日放映当天,他应不可能在收取门票和维持秩序的同时,去调暗灯光,然后去操作放映设备。一来,威尔比-库克不一定熟悉礼查饭店的灯光设置;二来,礼查饭店工作人员不一定允许威尔比-库克自己调节灯光。调节灯光的工作大概率应由礼查饭店的工作人员完成。安排工作人员的工作自然应是礼查饭店经理雍松的事务。


综合以上两点,可以推测,雍松应该参与了1897522日在礼查饭店的第一次电影放映。拙文中所说,“雍松与18975月在上海的第一次电影放映并没有多少直接关系”的说法的确有失妥当。


石川老师另外指出,“雍松在来上海之前,在夏威夷开旅店时也曾放映过电影,对后面的商业运作应该是驾轻就熟”。我对此条质疑持保留态度。1895321日的报道称,雍松和他的合伙人M. H. DrummondKrouse签订合同,购买一家位于Nuuanu Avenue的“老鹰宾馆” (The Eagle House)322日,雍松管理的老鹰宾馆正式开始营业。1031日,雍松离开夏威夷。也就是说,雍松经营老鹰宾馆的时间约为6个多月。在石川老师发出质疑之后,我又重新全部核对了一遍媒体报道。至少在我目前搜集到的媒体报道中,并没有发现在老鹰宾馆组织放映电影的记录。事实上,学界普遍认为夏威夷第一次放映电影的时间是189725日。[3] 这次放映使用的放映机是爱迪生公司的Veriscope 至于哈利·威尔比-库克所使用的Animatoscope在夏威夷的第一次放映发生在1897528日,比上海的第一次放映还要晚一个星期。[4] 1897年,雍松已在上海。所以雍松不可能在夏威夷经营旅馆期间组织过电影放映。不过,雍松可能领略过爱迪生的Kinetoscope这一前电影技术。与后来的电影放映设备不同,1889年爱迪生和他的助手发明的这种设备只允许一个人透过小窗口观看。189359日,Kinetoscope在布鲁克林学院(Brooklyn Institute)第一次公开亮相。[5] 18952月起至5月间,C. Stoeckle 教授在夏威夷的冰淇淋店和糖果店等地放映了几十次kinetoscope[6] Kinetoscope作为新鲜玩意儿,在夏威夷当地报纸有较多广告和讨论。因此,雍松可能看过这一电影设备。


真诚地感谢石老师对论文的批评。收到石川老师的评论后,笔者汗流浃背,诚惶诚恐。此次批评深刻的提醒笔者对历史和学术的敬畏。在以后的科研问学中,我更需要思虑周详,小心求证,谨慎下笔。



(付永春,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华莱坞电影研究中心)



夏威夷的第一次电影放映

来源Evening bulletin, 4 February 1897

Animatoscope第一次在夏威夷放映的广告

来源:The Hawaiian star,  28 May 1897



[1] Law  Kar and Frank Bren, Hong Kong Cinema, p.12.

[2] The Wash Norton World of Wonder, The North China Herald, 1 June 1888.

[3] Robert C. Schmitt, Movies in Hawaii, 1897-1932,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5014608.pdf; 又见Alice Kim, First Night at the Movies in Hawaii, https://hdnpblog.wordpress.com/historical-articles/first-night-at-the-movies-in-hawaii

[4] The Hawaii Star, 28 May 1897

[5] Richard Brown, Barry Anthony, Michael Harvey, The Kinetoscope: A British History.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17, p. 1.

[6] Edison’s very latest first exhibition in Honolulu of the wonderful kinetoscope, The Hawaiian Star, 1 February 1895l Local Brevities, The Pacific commercial advertiser, 22 February 1897; The Daily bulletin, 26 April 1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