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历史

谈谈国内EDA企业的替代型产品和补充型产品


 

目前,国内EDA企业的主要业务方向,分为2大类:一类是替代型产品,一类是补充型产品。


所谓替代型产品,就是指主流的EDA工具目前主要由国外3大EDA厂商提供,它们的应用面很广,是IC设计中必不可少的支撑性工具。替代的含义就是:国内EDA公司开发与其功能和性能类似的产品,满足国内IC设计人员的使用需求。它是解决潜在“卡脖子”问题的关键所在。


例如,DRC工具是IC设计中必不可少的步骤,国内几乎所有的IC设计公司都需要用到该类型软件工具。国内EDA公司就有开发类似的产品,这个就是典型的替代型产品。


再如,寄生参数提取工具,也是IC流程中的关键步骤,属于主流EDA产品。国内也有EDA公司在开发类似产品,这个也是典型的替代型产品。


之所以举上述2个例子,是因为小编之前曾经在高校花了5年左右的使时间研究该领域的算法,然后在工业界花了10年左右的时间开发上述2个产品,前后合计15年左右的投入,去探索替代型产品在中国的发展之路。


所谓补充型产品,就是指在某个EDA的细分领域,工业界尚没有完善的解决方案和工具产品,国内的EDA公司在该细分领域开发该类型产品,满足工业界需求。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细分领域之所以还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和EDA工具,主要原因是:该领域市场容量小,还不属于IC设计环节中必不可少的步骤,因此国外大的EDA公司对此不太重视。


例如,DRC领域中如何书写准确无误的DRC Runset Code这个是一个典型的细分领域,因为大部分IC设计公司都是使用Foundry提供的成熟的DRC Runset Code,不需要自己书写和修改。但是,在某些特殊工艺下,如果IC设计公司需要根据自己的特殊设计修改DRC Runset Code,就需要有EDA工具来进行DRC Runset的自动检查和验证。这时,就需要有自动化的EDA工具来完成该工作。


再如,Memory Compiler的自动生成功能,也是一个典型的细分领域,大部分IC设计公司都是使用Foundry提供的现成的Memory Compiler来生成SRAM,但是,如果需要设计出符合特定需求的超低功耗或者超高速的Memory,则需要IC设计工程师自己开发出定制化的Memory Compiler工具,这时,就需要使用自动化的Memory Compiler工具来完成该工作了。


补充型产品的特点是:细分领域市场小,产品仅适用于某个特定的领域,对解决“卡脖子”问题的帮助不是很大。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国内EDA企业要解决关键性的“卡脖子”问题,必须首先开发替代型的EDA产品,它需要投入较长周期、较多人员和资金,并且还有一定失败的风险概率。同时,国内EDA产业生态也需要有补充性EDA产品来解决特殊领域的问题,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从重要性来讲,解决EDA“卡脖子”问题是重中之重,但是我们需要看到,EDA企业的战略与国家的战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企业的战略更多地考虑自身的生存与发展,由于解决“卡脖子”问题的投入和风险较大,EDA企业并不愿意把全部资源都投入到符合国家战略高度的领域内进行研发,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先看一下IC制造领域对我们有哪些启发。在存储器这个大的产品上,国家战略是希望国内企业尽快有自主可控的DRAM和闪存制造企业来解决存储器全部依赖进口的卡脖子问题。国内存储器企业的战略刚好与国家的战略完全一致,原因是:存储器企业的技术储备在刚起步时几乎为0,它没有任何历史负担和包袱,即使开发失败了,最多回到原来的起点。因此,存储器领域内的公司战略利益与国家利益是一致的。


但是,国内EDA大部分企业都是在本领域内有很长时间的技术积累,它会主动选择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继续研发和市场拓展。如果让一个EDA企业贸然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试图来解决开脖子的难题,很可能由于技术积累不够导致开发失败。最后,不仅新产品没有开发成功,原来自己比较擅长的领域由于没有集中资源继续投入和发展,导致技术落伍,整个公司可能都会垮掉。


因此,如何调动国内EDA企业的积极性,使得企业战略与国家战略保持一致,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难题。


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针对EDA软件,解决“卡脖子”问题的急迫性有多强?它比起存储器制造、先进工艺研发、光刻机制造等材料设备的卡脖子问题,究竟优先级如何?


我初步的判断是:EDA卡脖子问题重要性很高,但是在急迫性上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高,因此留给我们解决该问题的时间还足够充裕,我们可以抱着长期努力和持之以恒的态度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解决卡脖子问题,不必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性要求试图在短短几年内彻底解决该问题。


为什么EDA卡脖子问题重要性很高,但是急迫性不高呢?我们将在后续的文章中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