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领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时尚领域网 » 博客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穿着古代武士的盔甲,手持青龙偃月刀,征服欧洲的大陆,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网络游戏《全面战争》的3D画面中。现实里,有人正在为实现这样的“梦想”而努力。

现场

12月22日晚间,在小红门附近的一家练舞场内,为春节彩排节目的舞狮队刚刚离开,几个人高马大的中年人便亢奋地涌进场内。他们打开上百斤的行李箱,从里面一片片的金属铠甲和兵器,这不是要为春节晚会的节目彩排,而是要进行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

穿上铠甲需要耗费至少二十分钟的时间,对于旁观者来说这段时间是漫长的,但决斗者要想把铠甲穿戴舒服、齐整,还需要借助队友的帮助,待穿好时大家都已满头大汗。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决斗前,双方会用兵器碰撞的方式来相互致意。刀刃碰在一起的清脆声音响起,全场会屏住呼吸异常的安静,只有裁判倒数的声音。

后,观众会被巨大的金属撞击的声音调动起情绪,武器打到盾牌上的“嗙嗙”声、兵刃相交的“乒乒”声、刀刃击在头盔上的“砰砰”声,都会逐渐被叫好声掩盖。两个全身盔甲的武士一手持兵器一手持盾的绞杀在一起。

历史

这项运动名为“全甲格斗”,英文全名为Full Contact Fighting in Armor,简称Buhurt。是由古罗马的角斗士文化、中世纪骑士文化演变而来,最近十年来这项运动在俄罗斯兴起,在前苏联的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地也逐渐壮大。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全甲格斗的规则并不复杂,装束上要求选手身穿13到17世纪的史实复原盔甲装备,武器则限制重量在一公斤以内且不得开刃,武器的尖必须处理成20毫米直径的圆弧。在格斗中严禁使用刺击动作,禁止攻击脊柱、后颈,禁止反复击打同一部位。比赛的形式可以是一对一,也可以是多对多。比赛结果有的是打点计分的方式得出,有的则是以“第三点着地(双腿以外部分)”算输,多对多的团体战则以全部击倒对方,或所剩人数为对手三倍为获胜。

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全甲格斗选手几乎都来自俄罗斯,这项在俄罗斯已经成为职业运动,很多全甲格斗的职业俱乐部依靠比赛赚取收入。

在全甲格斗领域,有两项赛事最为出名,一个是全世界竞技水平最高、强度最大的Dynamo Cup;另一个则是参赛范围最广、报名国家最多的Battle of the Nations(简称“诸国之战”)。这两项赛事就好像是足球场上的欧洲冠军杯和世界杯。

发展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在刚刚结束的训练中连胜四场的选手名叫康路,正是他去年时在虎贲骑士团贴吧上发帖提出建议参加世界大赛,没想到这一提议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

康路在虎贲骑士团中的网名叫“银月”,算的上是中国全甲格斗圈内的“耆宿”,不过真正开始较为全面的接触全甲格斗也只是近几年。全甲格斗在中国还是极其小众的非专业化项目,来参加训练的五六名选手介绍,“全国也就30多人,北京算多的,基本全在这儿了。”

据康路介绍,中国的全甲格斗最开始起源来自一些盔甲、兵器的爱好者,但一开始大家只是摆造型,类似于“Cosplay”,后来了解到国外有全甲格斗的运动,这里面的一部分“好斗”份子,便开始尝试全甲格斗。

虎贲骑士团的团长“大猫”习惯将2017年称为“中国全甲格斗元年”,从2017年开始,中国选手开始出现在世界水平最高、范围最广的亮相全甲格斗赛事。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脱下盔甲的康路,是一个和善、热情又有幽默感的人,在高校工作的他,待人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不过穿上盔甲以后,他却成了场上最凶猛的人。康路笑着说,他身边练习全甲格斗的队友,本职工作大多是职员、老师、会计,“文职工作居多,可能是在穿上铠甲后才释放出隐藏在心底的力量吧。”

在刚刚结束的Dynamo杯上,康路作为中国队的副队长参加了团体赛,还报名了个人赛,但因为在团体赛中受伤,个人赛也不得不放弃,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遗憾。在今年的“诸国之战”上,康路曾连赢两局,跻身个人前十,本想着在水平更高的Dynamo杯上小试牛刀,却只能遗憾地成了旁观者。

意义

训练的时候,康路腿部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选手们告诉记者,有人会误认为全甲格斗的致伤概率会很高,但在他们看来,其致伤概率跟踢足球差不多。从参加世界职业比赛的选手们所受的伤来看,大部分都是在摔倒时出现的韧带和肌肉的损伤,还有些是被兵器砍中后被盔甲的裂缝和衔接部硌出或者划出的皮外伤。“世界比赛上强度很大,尤其是身背国旗,又怕拖累队友,人会比较亢奋,容易受伤。”“康路说,””“是比赛就会受伤,足球、篮球世界杯也会有拉伤、骨折,这些不可避免。但随着这项运动越来越专业,规则越来越完善,盔甲和兵器制造的工艺越来越好,安全性也在提高。”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康路认为,全甲格斗这个项目除了有强健身体、锻炼勇气、防身自卫等好处外,还能够让爱好者很好的了解中国古代的历史,这也是他们要去参加世界大赛的原因之一。通过参加比赛,展示中国武士的盔甲和兵器,让外国人了解中国古代的文化。因为中国的参赛,组委会也吸收了中国盔甲兵器评判的人员,外国选手也对拥有古老历史的中国盔甲和兵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有个队友用一把关刀参赛,打完后外国人看了很羡慕,都围过来问这是什么刀,有什么典故,后来好多外国选手还因此定制了关刀,这也算是我们对中国文化的一种传播。”康路说,可惜由于目前规则的限制,很多中国的传统兵器尚不能在比赛中使用,比如鞭、锏等。在盔甲方面,因为历史时限的原因,中国选手也主要以蒙古甲、明甲为主。不过令他们高兴的是,今年的“诸国之战”上,二郎神使用的三尖两刃刀终于过审,亮相国际舞台。

至于中国传统武术在全甲格斗中的应用,康路认为,虽然现代格斗技巧很多,但中国武术仍旧在实战中有其特殊的作用。比如一些反关节的擒拿和摔法,就成了他克敌制胜的法宝。

顾虑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全甲格斗的选手们都认为,中国全甲格斗的水平较低,主要还是开展时间太晚。而且花费太高也让这个项目无法更好的普及。“盔甲需要订做,需要好几万,一件趁手的兵器也好几万,如果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工作几年,也得咬咬牙才能买下来,更何况还有比赛和训练的经费支出,虽然我们也能找来一点赞助,但绝大部分还是靠选手们自掏腰包。”康路告诉记者,俄罗斯在这方面就好很多,一些前苏联的军工厂会用废弃的钢材生产盔甲,可以大批量生产,价格就低廉了。

康路认为,相比于国外选手尤其是俄罗斯选手的职业化训练和比赛,中国的选手虽然组队,但训练并不系统。多对多团战是全甲格斗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但团战就需要有相应的战略战术,战略战术就需要经常训练才能达到默契,但中国的选手散布在北京、上海和四川,相隔太远,每年只有参加比赛前会有简短的集训,其他时间只能各打各的,这给实战时的默契度带来不小的影响。

让大家苦恼的是,在国内训练长途往返需要使用火车或者飞机等交通工具,金钱的消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安全考虑,安检部门往往对盔甲和兵器限制的很严。“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只能跟警方好好商谈,给他们看看相关的报道和比赛资料,让他们相信,我们的兵器是参加比赛的,不是用来伤人的。毕竟我们也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谁也不想因为爱好而触犯法律。”康路说。

现在,以虎贲骑士团为主体的全甲格斗爱好者们也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在谋划找到体育局进行注册,让这项运动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这样出门在外就方便的多。康路说,“在我们内心中,希望全甲格斗能够成为一个奥运会项目,哪怕只是一个表演性质的项目,到时候我们就能够更好的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历史。”

探访“全甲格斗”圈 文职员工穿上盔甲就成场上最凶猛的人

文/记者 张子渊

摄/记者 黑克